□何龍
  羊城晚報昨天報道,深圳寶安福永景山實驗學校一名班主任李某涉嫌把多名14歲女生叫到辦公室關門看黃片,他還以送手機為由,威逼利誘女學生與他親昵。20日傍晚,李某因涉嫌猥褻兒童已被警方刑拘。
  我們現在還不清楚這個班主任僅僅是猥褻了女生還是已經做出更嚴重的事,但他在電腦里留下了這樣的搜索記錄:“13歲女孩可以性交嗎?”“如果沒有避孕套怎樣性交不受孕?”“經期時做愛不戴套會懷孕嗎?”……
  這個學校儘管叫“實驗學校”,但它不是“性實驗學校”,李某搜索這種內容顯然與教學科研無關;李某現已50多歲,也過了對性知識無知好奇的年齡,那麼他為何對這些問題感興趣?除了他有性侵女生的預謀之外,很難有更合理的解釋。由此看來,李某摟女生看成人片的動機就不光是想猥褻她們了,因為他已做足性侵她們的“理論”準備。
  與許多學校發生校長和教師性侵學生的類似案件一樣,這個實驗學校也不是主動發現問題的。如果不是學生“失蹤”家長報案,這樣的事還會持續多久?被性侵的學生還會有多少?這種醜聞若不是從外部捅破,校方即便發現了潛伏在學校內部的“狼蹤”,他們也可能害怕“家醜”外揚而進行“內部消化”。也就是說,學生被猥褻被性侵的醜聞,恐怕遠不止被曝光的這些。
  李某涉嫌猥褻女生的事被家長揭露後,景山實驗學校校長認為,這起事件對校方是一個很好的警示,該校每學期都會開展師德、師風教育,今後將加大這方面的力度。而寶安區教育局和福永街道獲悉後,也責成該校校長對該校所有老師進行為期一個月師德師風教育。
  教師涉嫌性侵學生,這顯然不僅僅是師德師風問題,更是犯法的嚴重問題。教師的職責是教育學生,他們在進入這個行業前,已經接受多年的師德師風教育,應該十分清楚性侵未成年學生的嚴重性,怎麼到了觸犯法律被曝光之後才想到對教師進行“道德再教育”?
  我們從小開始就接受了各種各樣的道德教育。這種道德教育又往往以高懸於空遠離實際並把教育者本身排除在外的方式進行的。我們通常被灌輸以這樣的理念:教育者和宣講者是道德資格的當然獲得者,他們對受教育者具有道德優勢,不需要懷疑他們,更無須監督他們。
  對教育者(不僅是教師)的道德資格的“先驗認同”,使人們對教育者的本身道德問題失去應有的警惕,使受教育者對他們產生盲目信任,到了他們露出猙獰面目時,已經鑄成大錯,損失已難以輓回。
  不能性侵未成年學生、教師不能“監守自盜”,這是一般人都應知道的道德常識和法律常識,現在學校還要對教師進行道德常識和法律常識的“補課”,這不但說明他們過去道德教育的失敗,還說明他們過於相信教育的作用,以致對人性中固有的醜惡認識防範不足。
  面對學生被教師頻頻性侵,我們首先要破除對空泛道德教育的迷信,代之以實實在在的法律教育和學生自我保護教育,特別應該告訴學生,當遇到教職員工和其他色狼時,要及時把情況告訴家長和相關大人,對違法者更應及時報警。
  只有當學生懂得用法律來保護自己時,才能對企圖和實施性侵者形成強大的威懾,而一般的道德教育不但不是萬應靈丹,甚至連迷信這種“萬能教育”的人都該吃藥了。
  (作者是本報首席評論員)
  何龍  (原標題:師德教育不是防範性侵學生的萬應靈丹)
創作者介紹

馬灣公園

qq66qqmhw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